评论

理论 >> 正文

美式民主的权势主义政治结构

发稿时间:2022-07-23 09:24:00 作者:鲁品越 来源: 光明日报

  【洞察】

  近年来,美国频频祭出“民主”牌,将世界分为“民主国家”和“威权主义国家”两大阵营,标榜自己是“民主国家”的世界领袖,企图借用“民主”招牌占据价值观制高点,给对手进行政治施压与经济制裁。事实上,美式民主不过是一个幌子,美国整个政治构架与政策法律归根到底是在权势集团支配下制定的。

  权势主义政治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各个利益集团相互竞争的必然结果。无论持何种政治立场的美国政治学者都公认下述事实:美国政治的运作过程是社会各利益集团之间争取影响力的持续性斗争过程,美国的政治体系以利益集团为根基,以利益集团的现实平衡为基础。在美国,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要想具有政治影响力,必须相互联合,于是小集团依附大集团,形成以垄断资本为核心的各类权势集团。它们之间既有共同利益,又有利益冲突,这是美式民主之所以既吵吵闹闹又相互合作利用的根源所在。控制美国经济基础的权势集团决定美国的政治上层建筑,因此美国政治制度是权势主义政治制度。

  美国权势集团盘根错节,存在形式复杂多样,行为神秘诡诈,常常隐身于社会政治事务之中。传统产业垄断资本集团、金融—数字垄断资本集团、由政府部门与产业部门密切结合而形成的“深层政府”,以及由这些权势集团交叉而形成的“军工联合体”等,共同编织起支配美国政治的权势集团体系。这个权势集团体系通过下述一系列政治经济文化操作,构筑了美式民主的权势主义政治结构:

  其一,权势集团通过多党竞争选举制度和三权分立权力制衡博弈制度,产生代表其根本利益的权力结构,进而左右政府对重要权力部门的官员任命与政策法律制定。通过政治献金资助各党提名的总统、议员、州长和州议员的候选人参加竞选,用各种手段争夺民众选票,从而将垄断资本的经济权力转化为政治权力,这种被堂而皇之冠以“民主”的做法,事实上是以钱买权的合法腐败。权势集团支配选举的途径,还有内部的舆论文化交易、监控体系等。而在选举之后,奉行“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政治惯例,联邦政府与各州政府重要部门职位出现空缺,于是权势集团深度介入其任命过程,导致整个执政机构都是权势集团之间博弈的产物。这个吵吵闹闹的过程外在标榜为“民主”,其实质只是权势权力暗中的较量,以取得力量与利益的均衡。美国枪杀案件频发、系统性种族歧视等积弊治理无望,正是权势集团之间长期博弈的结果。

  其二,权势集团通过政、军、商、学四界的“旋转门”形成支配政治运行的“深层政府”。多党轮流制度以及由权势集团支配的官员任命制度,形成了一大批从政界、军界通过“旋转门”转入商界、学界的精英人物,这些人物在任期间就与工商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政府机构中也具有广泛人脉,对政府的运作方式了如指掌,一旦从政府退职,便会受到工商界与智库界(学界)的高薪聘用。而随着政党轮换,这些人随时可能再入政界军界。于是,以这些人物为纽带,垄断资本与政界、军界、学界之间编织起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网络,形成了“无形而有实”的影响美国政治的“深层政府”。这种由垄断资本集团与政界军界勾结形成的产物,本身也是权势集团,但受到垄断资本的权势集团的支配。

  其三,权势集团通过办学、设奖、兴办大众传媒体系等途径,培植学术权威,建立学术评价体系,垄断学界与舆论界的话语权。权势集团通过上述途径将符合权势集团根本利益的价值判断确立为“政治正确”,对民众进行精神奴役,进而通过民粹主义煽动社会舆论,形成“寒蝉效应”,压倒理性声音。在美国,反华反俄声浪就是以这种方式成为压倒一切的“政治正确”口号。当然,不同权势集团的“政治正确”标准有时也会不同,如对待同性恋等,这些都只是为了迎合其各自目标选民的需要。

  其四,权势集团(特别是军工复合体)深入国家权力机构内部,建立无孔不入的数字监控体系,监视与扼杀各种反抗力量。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必然导致过剩性危机,而美国在二战中迅猛发展起来的军工产业,在二战结束后自然成为过剩产业部门。为避免危机发生,就要通过不断发动全球各地战争以开辟军火市场,由此形成了由政界、军界、军工产业垄断资本相联合的军工复合体。正如美国学者所说,“二战后美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建构植根于军工复合体的‘战争国家’”。这种“战争国家”对世界和美国自身的巨大破坏作用,必然会引起美国人民与世界人民的反对:“军国主义主导和资本积累的这样一个体系,难免既创造了外部敌人,也创造了‘内部敌人’——以权力结构来判断,同升国际会员注册:包含那些反对资本主义和战争国家的机构或个人,以及那些被视为具有潜在破坏性的各种力量。因此,‘战争国家’自然而然地倾向演变为监控式国家。”为了维护军工复合体,美国政府建立起遍及全球的监控系统,既深度介入包括大选在内的美国政治,也深度介入各国政治,以制造和控制世界各地的冲突。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国家安全局发布了代号为“梯队系统”的监控项目,会同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展开活动,拦截经由通信卫星承载的民用通讯。后来又发展了臭名昭著的“棱镜项目”等。所谓美式民主政治,已堕落为权势集团通过国家政权统治人民的监控政治。

  通过以上路径,美国权势集团体系全方位控制了美国政治,形成了无孔不入的权势主义政治架构。由于权势集团内部存在权力纷争,加之权势集团不得不兼顾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民众的正常生活,以维系社会秩序,所以引入了所谓民主的形式,通过争夺民众选票与政党之间的相互辩论争吵形成权势集团力量的均衡,这就是美国所谓的“民主国家”。可见,美国根本不是其自诩的“民主灯塔”“民主样板”,美式民主更令“民有、民治、民享”的招牌蒙尘蒙羞。在价值理念和运行机制层面,美式民主早已背离了民主的真实含义,不过是借选举民主之名施行的以垄断资本为中心的权势主义政治。

  (作者:鲁品越,系上海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上海财经大学资深教授)

责任编辑:张哲宁
 
福鹿代理直营网 博e百充值返点 银河集团官方网址 龙8娱乐游戏优化工具 彩02彩票AG电子
联众娱乐城 a永利电玩城网站 如意坊娱乐官网充值返点 澳门新濠天地真人21点 宝马大厅登陆
117彩票BBIN电子游戏 澳门太阳城最新棋牌 鑫博娱乐会员存款 澳门美高梅真钱网 福鹿代理最高返水
申博太阳城官网 申博在线娱乐登入网址